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夜场娱乐生活的好帮手【傲多可商机网】
傲多可商机网 > 创业故事 > 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夜场娱乐生活的好帮手
aodok

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夜场娱乐生活的好帮手

傲多可

创业故事

2021年9月18日

大家好!我是陈伊恩,我和两位大学校友创立了迪斯科夜生活预定平台(www.discotech.me),我现在也是 discotech 的首席执行官。

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由官方网站 www.discotech.me 以及安卓和苹果的APP两部分组成,通过我们的预定平台,用户可以方便的搜索发现活动、预订贵宾桌、注册免费宾客名单等。

迄今为止,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已经与美国50多个城市的1200多个夜生活场所和音乐节建立了合作。Discotech 的合作伙伴包括娱乐圈业内的众多知名企业,如陶氏集团(Tao Group)、永利夜生活(Wynn Nightlife)和失眠患者(Insomniac)等。

新冠疫情造成的恐慌和封锁对娱乐行业,特别是夜场生活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不过 Discotech 在疫情中幸存了下来,随着疫情逐渐受到控制,现在我们的月营业额已超过100万美元。

你们是如何想到创立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这个预定平台的?

我在马里兰州的波托马克出生和长大,父母都是台湾移民。高中毕业后,我搬到加利福尼亚州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上大学。正是在伯克利,我遇见了未来的两位联合创始人, discotech 的现任首席运营官马克·吴和首席技术官伊恩·布松

从加州大学毕业后,我在贝恩公司旧金山办公室担任管理顾问。两年后我成为洛杉矶 The Gores Group 的私募股权合伙人。

对于年轻人来说,娱乐和工作是同样重要的事。我和朋友们在空闲时间,会去美国各地不同的酒吧、夜总会、俱乐部和音乐节等,在提前订票或订座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不同城市的娱乐场所促销员都不怎么靠谱,他们通常会给不同的人报不同的价格,而且表现得也不是那么专业和灵活。

我们试图找到一个移动应用程序或“合法”公司,可以帮助我们发现和预订各种娱乐活动,但震惊地发现什么都不存在。这时我们意识到这是一个商业机会,而且这个机会还可以混合工作、激情和乐趣。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的最初创业构想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有趣的是在我们的创始人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在夜生活娱乐领域有任何专业经验。为了更好地了解娱乐行业,我们与不同城市的场馆运营商、活动主办方以及推广人员进行了交谈,以便了解该业务是否可行。我们收到了娱乐圈领域专业人士的积极反馈,他们肯定的告诉我们这是一门靠谱的生意。

潜在的合作伙伴给了我们口头承诺,表示我们的预定平台上线后,他们100%的会和我们合作,因为这对他们来说又多了一个市场的推广渠道。于是我和我的联合创始人辞去了全职工作,全力以赴地开始建设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

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是怎样走出创业第一步的?

2013年,在我们正式创立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时,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已经很普及了,再加上我们平台主要是关于娱乐的,所以我们决定首先开发苹果iOS操作系统的APP。

创业之初,我们没有多余的资金聘请设计师,也不想重新发明轮子,在细节上花费过多的金钱和精力,所以我们借鉴了行业巨头的产品逻辑和UI设计,OpenTable、Hotels Night 等应用程序的功能及用户体验都很完善了,我们就在这些现有的蓝图上创建我们自己的 Discotech。

在第一年的创业时间里,我们创始团队都没有薪水,完全靠以前工作的积蓄生活。大约花了9个月的时间,才在iOS应用商店上发布了第一个工作版本的 Discotech,虽然在功能和用户体现上还不完美,但无论如何我们走出了从零到一的关键一步。

Discotech 创业之初时的工作场景

我们带着在 Discotech 的APP去找我们的合作伙伴,向他们进行演示。只要入驻我们的夜生活预定平台,就会有更多的客户找到你们并下单,而我们仅仅是从中获得一部分佣金作为报酬,绝大部分客户对这种合作模式都很赞同,我们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上的供应商逐渐丰富了起来。

在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得到验证后,我们向家人和朋友发起了天使轮融资,很快筹集到了45万美元的投资。这时我们的创始人团队仍然没有领取任何薪水,而是把这笔钱雇佣一些早期员工进行软件开发和市场运营。

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是如何进行市场推广的?

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的定位,是消费者通过我们更容易的找到娱乐项目,所以平台需要连接的是娱乐项目的提供方和消费者。在市场的推广活动中,我们发现和娱乐项目的提供方达成合作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任何的供应商都想获得更多的客户,真正的困难在于向消费者推广我们的平台。

对于 Discotech 而言,我们获取用户的主要来源是口碑相传,以及在强大搜索引擎上与夜生活娱乐行业相关的关键词流量。社交媒体和谷歌上的付费广告是最直接有效的推广方式,Discotech 在发布后的头一两年中,种子客户大部分是靠关键词的付费广告获得的。

但随着时间的发展,付费广告带来的下载成本急剧增加,已经不能覆盖广告费用了,这时我们思考如果还是靠付费广告获客,我们的资金将很快被烧光,这是不健康和可持续的,我们必须要让 Discotech 本身具有成长的动力。

Google 关键词付费广告

从客户推荐和口碑等免费渠道成长起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们的产品和服务花了好几年才找到合适的方法。最开始在 Discotech 上我们提供的服务只有VIP的预定,这样虽然我们每单都有佣金,但客户量太少了,客户订购后也很少推荐给周围的朋友使用。

直到我们添加了支持免费客户的名单注册和购票功能,Discotech 才开始看到了大量自然流量的下载。从事后复盘看来,最吸引客户的还是免费或折扣形式的入场券,虽然这会让我们损失一部分佣金,但折扣和免费功能的确是吸引新客户和留住新客户的主要驱动力。

一旦我们让客户进入我们的平台,很多人就会留下来,在客户基数变大后,里面很多冲着折扣和免费来的客户,最终还是会选择一些VIP的服务,这样整个平台就进入到了一个良好的自我生长状态。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在技术和服务上也在不断的改进,我们的移动应用在iOS和Android上都有4.9/5星级的评论,总共有超过10000条评论。

你们在创业过程中有什么经验或教训?

商场如战场,创业是一个在不断战斗的过程,我们经历了很多失败,也获得了一定的成功。我想任何创业的人都是伤痕累累,有很多经验教训值得总结,结合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的具体案例,主要有以下几点:

1、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曾被一位“男性权利活动家”起诉,因为我们在圣地亚哥的一家夜总会合作伙伴为女性提供了免费的入场券,却没有为男性提供同样的福利。虽然最终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但这是一个痛苦和极度紧张的过程,所以任何创业者在发展相关的业务时,一定要注意所处行业法律法规方面的风险。

2、就我们的销售份额而言,大约45%的iOS移动应用程序、45%的网站端和10%的Android移动应用程序,这是一个相对稳定的数据统计,我们现在知道,与下载新应用程序相比,许多客户更喜欢使用网络浏览器。

有很多客户不喜欢在手机上添加一个不常用的应用程序;网站的制作和维护也比App简单容易很多;网站还能从搜索引擎中获得一部分的自然流量。如果我们能从头再来,我们肯定会选择先上线一个自适应的网站,然后再开发APP。

3、我们选择了一个付费的电子邮件和通信管理平台。这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这让我们和合作伙伴能够在一个平台上高效管理电子邮件、文本、手机、WhatsApp、社交媒体等。免费的服务不一定好,但付费的服务一定有好的地方,因此创业者在某些该花钱的地方,一定要舍得。

4、为了更加专注于市场推广,我们一直在考虑把技术外包出去一部分。最近我们在 UpWork 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离岸劳动力,我们与菲律宾和东欧承包商的合作取得了巨大成功,他们的工作质量非常高,也为我们节约了大量的人工成本。

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未来有什么规划?

从2013年正式开始创业,我们一直在稳定的发展中。但2020年蔓延的新冠肺炎,对我们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业绩几乎在一夜之间归零,我们不得不通过裁员等极端的方式来渡过难关。

谢天谢地,疫情已经处于控制之中,美国各地的夜场也陆续的重新开放,我们从2021年7月开始,整个公司的运营又回到了盈利状态。

现在通过普通付费广告的形式获客,在支出和收入方面已不成正比,我们准备在网红和直播上进行一些尝试,同时还会加强在同业联营方面的市场投入。

建立一个成功的平台,是长期和艰巨的创业之旅。但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作为一个在线市场,我们不需要承担任何库存,因此固定成本可以控制得非常好,还有运营成本不会在未来收入规模倍数增长时成比例的增长,所以我们对迪斯科(Discotech)的未来的盈利充满了信心。

迪斯科(Discotech)夜生活预定平台从美国的市场开始,并立足美国市场。现在业务范围也扩展到欧洲、澳洲、以色列、香港和日本等,希望有一天 Discotech 能成长为全球性的娱乐项目预定平台。

傲多可 创业故事

骄傲人生 & 更多可能